大主宰第二十五章 玄雷萧宁!!

高台之上,七彩华光逐渐收敛,五道虚幻的身影也是清晰起来,顿时,一股股反璞归真般平和的气息溢散开来,大殿内瞬间安静屏息,站在五道身影最中间的那道灰袍身影赫然便是仲老。此时,仲老依旧是满脸的笑容,犹如二月春风,让人倍感亲近,柔和安祥的目光将大殿内的弟子尽数扫了一圈,众人顿觉虚迷,仿佛看见自家长辈一般,心中畏惧也降到了最低。      萧炎一笑,不愧是仲老,谈笑间拂人心神定人絮魄,立即将自己在弟子眼中和蔼可亲的形象固定下来,很是笼络人心。      萧炎转而看向高台上的另外四人,眼球一缩,这四人果然都是和仲老同阶别的存在啊!      最左边的是一名蓝衫老者,气质倒和仲老有几分相似,让人很是亲近,鹤发童颜,容光焕发,似乎是感受到萧炎的注视,在人群中瞬间发现了萧炎,随即投去一个善意的微笑,萧炎略微弯腰也带以微笑回报,那老者一愣,显然是没料到萧炎的不卑不亢,坦然自若,满意地点点头,随即闭目养神起来。大殿内不知有多少人多少目光亚注视那蓝衫老者,但他却唯独注意到萧炎并对萧炎一笑,萧炎也不奇怪,想来是从仲老那了解到一些什么。      旋即,萧炎看向蓝衫老者旁边的一位灰袍老者,满脸的阴翳狠辣,目光如同鹰般锐利可怕,仿佛能洞察人的灵魂一般,气质更是与仲老、蓝衣老者截然不同,那老者也看向萧炎,嘴里冷哼一声显得极为不恤,眼中闪过一丝电光,萧炎顿觉灵魂一颤险些动摇,心里当下得出结论,此人,轻易不可招惹!      仲老也察觉到什么,脸色顿时一寒,怒瞪向身后满脸阴翳的老者,眼中掠过一丝青色火焰,那满脸阴翳面色立即一白,显然,在这场短暂的交锋中,仲老占尽上风!      萧炎暗叹,看来仲青山内也不是很稳定啊,那满脸阴翳的老者,就是一个极不稳定的因素!      目光不再停留,望向另一个人,只见对方竟是一白发老妇!萧炎略微愕然便而是醒悟过来,嘴角勾出一抹“了解”的弧度,想必,这位老妇便是仲老口中的“好友”吧,看见萧炎嘴角的笑意,那老妇面色也是泛起嫣红,恶狠狠地瞪了仲老一眼继而慈爱地看向萧炎,犹如在看待自己的亲孙子般,让萧炎心中一暖,这种感觉他有多久没体会过了?迷迷糊糊只记得这种感觉曾在他的母亲身上感受过。      萧炎不再多想,回报老妇以一个灿烂的笑容,萧炎自己都感觉有些僵硬,这种笑容又是多久没出现在他脸上过?他成熟得太早太早,童年,少年,父亲,母亲,兄弟,药老,乌坦城……往事如同潮水般拼命向萧炎呼啸而去,眨眼间,萧炎便被掩埋在其中,回忆,回忆,痛苦地挣扎着,就像身陷漩涡泥潭,想要出去但又马上被卷向更深处。      老师,老师!真的是你吗?此刻,萧炎的意识陷入了一片无边的黑暗之中,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浑身环绕着骨灵冷火的药老,药老淡笑看着他:“小家伙,你果然没让我失望……”      话还没说完,药老的身影又渐渐虚幻下去,化做一堆泡影直接消散,几息,满面愁容的萧战又出现在了萧炎的身前:“唉,若炎儿在明年的成人礼之前还不能达到六段斗之力,即便我是族长,也只有眼睁睁看着炎儿被驱逐出家族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      “父亲,爹!”      萧炎的眼眶有些泛红,陡然,一丝彩色霞光自他的眼中一掠而过,流转全身,萧炎瞬间又恢复了清明,暗道:“看来自己的心志依旧不够坚韧啊,即使已触摸到心境大道的门槛,可一旦心中的遗憾回忆倾涌出来,仍然会受到影响,以前在斗气大陆尚未发觉,到了上界才知道自己对往事的眷恋,只是不知道刚才眼中掠过的彩色霞光究竟是什么,难道是异火?      萧炎是靠陀舍古帝传承突破斗帝的,陀舍古帝本身乃天地间第一异火陀舍帝火,萧炎在接受传承的同时自然也练化了陀舍帝火,而后号令天下异火,可惜却没能将它们全部练化,只是将之打入纳灵内由焚诀时刻自动练化融合,想到这,萧炎的脸上也不禁露出狂喜之色来,若将二十三种异火彻彻底底练化之时,那他的实力必将再度暴涨!并且融合二十三种异火后,新异火会产生什么异变,即使萧炎也说不上来了,萧炎有感觉,融合二十三种异火这一壮举,不敢说绝后也定然是空前!      “萧炎哥哥?”      薰儿见萧炎一会悲一会喜,也不由得担心起来。      “薰儿,无事。”      萧炎摇摇头,看来,等太极殿的事情结束后,他得找个时间好好分析自身的实力底牌状况了,现在就算是萧炎看自己,也有一种在看迷的感觉。

上一篇:大主宰第二十四章 魂族残余 返回目录 下一篇:大主宰第二十六章 取走源气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大主宰 - 唐砖 - 宠魅 -大主宰 - 唐砖 - 宠魅 - 大主宰 - 唐砖 - 宠魅 - 网站地图